九天玄女,二型糖尿病,朱砂

频道:推荐新闻 日期: 浏览:286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地久天长》助王景春和咏梅两位演员拿下影帝影后两座银狮奖。

双黄蛋的高光时刻也让华语电影在寒冷的柏林出尽了风头。

但除了主竞赛单元的荣光,次级单元的一部华语电影同样也力捧奖杯而归。

只不过捧得的奖杯并没有影帝影后那么耀眼,这部电影是来自全景单元的《再见 南屏晚钟》。

《再见 南屏晚钟》


它拿到的是第69届柏林电影节的泰迪熊奖(该奖会在柏林电影节全部单元的所有同性题材电影中评选)评审团奖。




评价《再见 南屏晚钟》是一件十分复杂的事情。

一方面因为预算的拮据,影片在技术层面上的呈现略显简陋,固定机位长镜头的拍法或许是导演表达的选择。

但场景、布景上的简单化处理和明显并不精致的画面,让它的视觉呈现与精良二字相差甚远。

查询技术细节,发现《再见 南屏晚钟》使用的拍摄器材是佳能1DX,一部单反相机,这和动辄就是用Arri和Red拍摄的其他独立电影都无法相提并论。




而另一方面,导演相梓在非预算所能影响的环节,做到了最好,让人可以完全忽略并不完美的技术细节,静下心来沉浸在故事中,体会导演的表达。

《再见 南屏晚钟》触碰了一个华语电影极少触碰的题材:同妻谢梦伟。

但《再见 南屏晚钟》并没有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这样一个棘手的尖锐问题上,“同妻”的身份更像是一个背景铺陈,相梓将更多的笔墨集中在了这一问题下的问题家庭。




如何处理貌合神离的家庭关系,同妻母亲如何维持欲望学园这样的家庭,又如何在维持的过程中,将家庭推向崩溃的边缘。

女主角南吉所扮演的黄筱萸是一个来自于家庭内部的审视者,虽然摄影机始终是客观视角,但大多数时候,都相当于黄筱萸的“偏主观视角”。




少女时期,目睹父母之间的矛盾,母亲将父亲的同性恋倾向、家庭的不幸、甚至胎死腹中的弟弟的laver脱毛膏夭折都迁怒于她;

成年之后带着美国老公从海外留学归来的她,依旧观察着平静如湖水的家庭背后的鸡飞狗跳。

影片也就是通过这样一个又一个的矛盾,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强情节点。

更年期发作、控制欲极强的母亲妄图通过一切手段,试图治愈自己“患了”同性恋“疾病”的丈夫。




而家中唯一的清醒者,也就是女儿黄筱萸也是矛盾无比,一边希望父母早日离婚,各自不要再相互连累,一边又害怕父亲孤苦伶仃,母亲来到美国将自己在美国的生活搅的一团糟。

于是,这个家庭的生活变成了一场大的Drama秀,母亲一次又一次的歇斯底里,父亲一次又一次的唉声叹气,和女儿一次又一次的无奈摊手。




相梓导演在剧本上所花费的打磨时间,让这样的Drama呈现出了在中阿兰醒醒国家庭语境下的合理性。

整部影片无论是在台词设置,还是在表蓝天航空的空姐演节奏上,都像是法国敏白灵将一个普通家庭的生活搬上了银幕,就连母女吵架,都是那么的似曾相识,似乎全中国更年期的母亲,说的都是同样的气话。

而影片中最精妙的一点还是在于时空上的打碎和重组,相梓并没有呆板的将故事按照时间线从头到尾讲述,而是把母亲的少女时期,黄筱萸的少女时期和现在这骚女人三个时间点打碎,看似不规则的重组在了一起。




观众随着导演的安排或先看到结果再看到起因,或先看到起因再看到结果,直到最后的一次闪回,隐晦的点出了母亲本人,这个极yeero度厌恶同性恋,甚至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的保守女子,在结婚前,也是一名同性恋者的时候,我们才恍然大悟。

这也是《再见 南屏晚钟》高级的地方所在,它没有将生活变成一河崖之蛇场大闹剧,即便有荒诞的时刻。

但它将最后的点放在了父母这一辈人身上,我们清楚的看到,父母那一代人成长的那个时代,被压抑的同性恋者,是如何做出自己的选择的。




此前提到了《再见 南屏晚钟》绝大多数的戏,都是用固定机位中景长镜头所拍摄,这种小津安二郎和侯孝贤经常使用的机位设置,让摄影机始终以一个客观视角,冷静疏离的观察着画面中所发生的一切。

但相梓也没有拘泥于这种表达形式,影片中鲜有出现,但每次都令人惊艳的舞台剧风格设置,将剧中人物的心理活动通过超现实的舞台剧形式表达颇具匠心。




而几乎只出现了一次的大特写,被用在了一场貌合神离的应酬家庭晚餐上,相梓选择了妈妈爱上我将镜头对准了晚餐成员吃饭的手、说话的嘴等等细节之上,将全部对话都做了画外音处理,摒弃了同期声的操作,将这种荒诞、陌生和疏离,营造到了极致。

《再见南屏晚钟》的英文名为,这个名字灵感来源为西班牙画家JoanMiro的一副同名画作,在这幅画中,一只狗在对着远在千里之外的月亮狂吠,这像极了影片中的母亲,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歇斯底里的想要改变着什么,却始终无能为力。




《再见 南屏晚钟》是毋庸置疑的惊喜之作。

它选择了悚动的同妻题材,却没有将这样的题材作为噱头,而是踏踏实实的讲述了一代同性恋者的生活状态和历史遗留,并将其延展至现代的家庭生活图景,成为了近几年来华语电影领域最好的同性题材表达。



以下为女主角南吉的独家专访:




郭连凯:这是你第一次参加柏林国际电影节,整个体验是怎样的?

南吉:其实也算是我的电影处女作吧,我觉得很好,大家有什么问题都会很真诚的提出来,也没什么顾虑。交流也都特别的顺畅,尤其是在电影放映之后整个的观影观众,我觉得2/3的人是看懂我嫩嫩老公爱不够们的电影的,其实刚开始特别担心大家会看不懂,因为整个电影的初衷还是很东方的,又很含蓄,里面也用了很多手法,是很个人色彩的一个作品。其实导演当时最担心的也是看不懂,我们里面的那种幽默色彩大家可能会理解不了,因为如果翻译成英文的话,其实没那么幽默,但是没想到就是通过表演和停顿,还有人物之间的关系,笑点还是很多。

郭连凯:所以当得知《再见 南屏晚钟》拿到这样一个泰迪熊奖的评审团奖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当时的第一反应是?

南吉:我们跟导演有一个群,这次工作组群,然后收到消息,其实我个人来说很意外,导演其实也很意外,因为我们觉得这么小的成本,加上是导演处女作,然后其实很多东西特别局限,再加上这种表达方式又这么含蓄,全部都是内敛的,我们觉得入围,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是很高兴的了,拿到奖之后还是特别意外的。

郭连凯:最开始读了这个剧本,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南吉:其实之前我跟导演也不认识,完全是见组试戏然后石井优希导演选择了我。我看完剧本以后特别的震惊,因为剧本写得非常好,导演也出过诗集,是文学创作上特别有造诣的一位导演。国内的电影剧本大概就是一百场戏左右,但我们这个剧本是76场戏,很少,但是每一场的文字张力,包括文学色彩让我很震撼。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关了手机,然后大概用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把剧本看完,我就起身去衣帽间拿了两个救心丹。真的心里就是特别的激动,但又特别的感伤,就是特别情绪焦灼的,这可能是我生命中遇到第一个让我有冲动的角色,然后当时我就给我经纪人打了一个电话,就说这个戏我要去试戏,我说我要争取。

郭连凯:但是其实就这样一个题材,当时你看的时候应该也会心里有一个数,很有可能没有入围国外电影节,电影可能拍完之后就无人知晓的那种状态,当时会有顾虑这个事情吗?

南吉:其实没有顾虑,其实我这些年在选择角色和拍戏的时候,真诚地讲,我可能第一个考虑的是自己的一种体验感和一种创作的过程,我可能很难第一考虑到观众喜不喜欢。我一直觉得我还是处于在一个储蓄文兴摩托车行的新人阶段,所以在这个时期,我不需要考虑太多别人会不会喜欢我,会盲君我疼你怎么看我这个电影,会不会有票房,这些东西可能会干扰我的创作和内心的状态,我现在最想专注的可能就是遇到好的角色,能把这个角色塑造好,至儿童洗澡于别的东西,别人是否认可我,或天天向上20081205者电影会不会票房很好,我觉得九天玄女,二型糖尿病,朱砂就交给别人。创作那个过程已经足够我享受了。

郭连凯:你是如何看待黄筱萸和其他几位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的?

南吉:这个女孩从小她为了躲避家庭的这种纠葛或者是痛苦,她其实是躲在另一个精神世界的,她会读大量的书,然后她通过这些书,不再困倦,在这种家庭的这些痛,她有新的视角,然后去理解和包容看待他们家和家庭矛盾。我觉得她小时候其实争执归争执,但她没有那么痛苦。她对家庭有一种疏离感,有一个自己的世界,走出去之后她在回望她的家庭,就没有什么是她不能理解,不能包容的,其实这个角色里还是带着很多的深情和爱,包括导演也是想表达这样的东西。

郭连凯:明白。我注意到父亲角色出场非常少,而且很多的时候都作为画外音来出场,你怎么理解女儿跟父亲这样一个关系?

南吉:我觉得童年时候的黄筱萸最多的是逃避,因为她没办法面对,她对于这种两性关系和父亲的选择,也没办法理解。但是长大之后因为他毕竟是你的亲人,你没办法选择,她肯定还是选择了接受,而且是有一丝的怜悯。其实最残忍的事就是成年黄筱萸知道她母亲也是同性恋的师士传说笔趣阁时候。在黄筱萸已经把最支离破碎的全部选择接受了的时候,她母亲最后给了她血粼粼的一个事实,在拍那场戏的时候,我们拍了好几条,最后选择了还是相对克制,但是心已经被撕碎了的那一条,导演希望所有的情绪都不出来,全部是给观众,这种情绪不出来。

郭连凯:其实小黄鸭淘客助手我觉得这个电影最好的一点,它不仅触碰到了同妻,甚至母亲也是一个同性恋的这个话题,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你的理解是怎样的?

南吉:我觉得那个时代的东西,是人自己命运不能抗衡的,他们最终的选择其实也不是他们自我的选择,可能是时代对他们的选择,我觉得他们也是非常可怜的,像现在这个时代可能你爱任何人,社会会有包容度,而且身边的朋友会有理解,但那个时代不一样,大家都特别的闭塞,不敢说,所以就要被迫的去选择一个不爱的人过一生,然后还要创造一个生命去折磨另一个生命。其实就是这里面要思考的东西特别多,对长春砍手门,所以留给观众的东西会比较多。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